• 广州中院开审金额最大贪腐案:涉案总金额近4亿
  • 发布时间:2018-09-16 17:26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坐在被告席上的张新华情绪平静。记者刘晓星 通讯员罗伟雄 摄

      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原总经理涉嫌贪污2.84亿受贿近1亿 为广州迄今查办的金额最大贪腐案

      昨日,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涉嫌贪污、受贿一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开庭。公诉机关指控张新华涉嫌贪污人民币2.84亿余元、受贿人民币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广州市检察院此前通报,白云农工商系列窝案是广州至今查办的金额最大的贪污贿赂系列案件。庭审从9:30持续到19:00,与许多涕泪横流的落马官员相比,张新华表现平静,甚至放弃作最后陈述。

      鲸吞国资2.84亿

      据指控,1998年6月至2013年5月,张新华在担任广州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广州有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期间,假借企业改制之名,通过虚设债务、低估资产、隐瞒债券等手段,将白云公司所属及其下属公司的多套房产、土地及债权非法转至由其主持成立并实际控制的广州市广田置业有限公司名下。2006年,张新华又擅自成立私营性质的广州新雨田置业有限公司,并与广田公司合并,使上述国有资产全部私有化。张新华个人占有新雨田公司25.4%的股份,贪污国有资产价值人民币284549162.36元,个人所占股份折合人民币72275487.24元。

      记者了解到,张新华所侵吞的房产和土地遍布广州白云、天河、越秀等区,还有一套位于香港九龙尖沙咀的物业。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吴筱萍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这些土地和房产都是根据作案时的价值来评估的,都是十几年前的价格,到今天,十几年之后翻了多少倍,你们可以想象一下。”

      受贿人民币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

      1998年6月至2013年5月,张新华在担任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有林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期间,在白云公司及其下属公司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合作开发相关房地产项目的过程中,为相关单位、个人提供帮助,并先后收受江某、游某、何某、梁某达、梁某远、杨某等人贿送的人民币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全部据为己有。

      其中,1998年,张新华在与广州鸿安物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江某合作开发恒华阁项目过程中,收受对方贿送的港币30万元,用于为弟弟还赌债。

      办理过户手续收了对方一千多万

      2004年至2007年间,张新华在负责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下属的白云配件工业公司、白云食品工业公司相关地块和办理白云公司下属公司开发的怡新花园过户手续过程中,为广州宏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提供方便并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了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游某贿送的人民币1550万元、港币208万元。

      一个月内受贿款超5000万元

      2006年12月,张新华在负责转让白云家禽发展公司、白云双燕实业公司地块过程中,为广州润越投资有限公司、广州龙明投资有限公司提供方便并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该公司股东何某、梁某华贿送的人民币5130万元。

      转让江门农药厂受贿2700万元

      2010年至2011年间,张新华在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形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受让江门农药厂债权及相关地块过程中,为江门市蓬江区形基房地产公司提供方便,收受该公司董事长梁某远贿送的人民币2700万元。

      收受律师送的过节费400万元

      2003年至2013年间,张新华利用职务之便,将白云公司及下属公司资产处理的风险代理交给广州一家律师事务所承接,在此过程中,多次收受该所律师杨某以过节费名义贿送的人民币共计400万元。

      庭审现场 张新华情绪平静 对涉案金额有异议

      昨日,面临重罪指控的张新华情绪比较平静,对指控金额存在多项异议。

      贪污方面,他表示,涉案资产的实际价值并没有那么高,公诉方将地价都算进去了,但其实他们买的只是地面上那些“破房子”,不包含地块本身,不值什么钱。

      受贿方面,第一宗还赌债的30万元,他辩称就是借款,弟弟早已归还给江某了。第二宗收受游某的款项,他记得只有400万元。5130万元的受贿款,张新华只承认收到了对方转到他两个公司的3000万元,而且这些钱是准备用来补偿给村民的。由于后来地块未完成转让,钱还在公司账上。第四宗2700万元的受贿款,张新华认为只收了300万元。对于收受律师杨某400万元的指控,他辩称只有200万元。

      庭审焦点 2.84亿元的贪污数额该不该这样计算?

      公诉人:

      评估价与成交价

      差额即贪污数额

      在质证阶段,公诉人出示了2013年针对涉案资产所作的会计鉴证报告和会计鉴定专项审计报告。报告显示,白云公司及下属单位与广田公司交易的元下田果场等多处房产、土地,2013年9月重新按照生效法律文件当年实点评估价为174292855.76元,与实际成交价17905059元之间,差156387796.76元。而梅花园宾馆等项目,在2013年按照生效法律文书当年实点评估价为155909294元,实际成交价为27747928.4元,差价为128161365.6元。检察机关根据评估价与实际成交价的差额,将贪污数额认定为2.84亿元。

      张新华:

      都是破房子

      评估价太高

      张新华表示,评估价格很多是把地价也算进去了,但这些地块都是划拨用地,公司买的其实是上面的房子。“全是五六十年代的破房子,评估2.8亿多,怎么可能呢?”张新华说。

      其辩护律师则认为,证据必须由法定人员经过法定程序搜集。而这些资产的评估不是由公检法等法定人员、法定机关搜集的,因此这些评估报告是不合法的。从内容上看,这些评估报告都是在假设物业完整、没有抵押、没有其他债务的情况下,所评估的价格。但实际上,很多资产都是被法院查封了的,实际价值远远未达到评估价。

      律师以元下田果场举例称,2005年白云法院委托评估公司评估作价873万余元,建议拍卖价是661万余元。对广园东路、云泉路的资产,白云法院委托一家深圳公司作出的评估价是396万余元。这两个物业经过法定程序评估的总价仅1000万余元,但2013年9月10日的评估价却超过了1个亿。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当年故意压低评估价,因此由法院委托所作出的评估报告才是合法有效的。

      公诉人:

      拿地块抵债

      本就有猫腻

      公诉人反驳称,举个例子,广田公司借给双燕公司的251万元并非其自有资金,而是白云公司委托理财的钱,实际上是广田公司拿了白云公司的钱,借给白云公司的子公司。而账目显示,双燕公司在2004年4月16日向白云公司申请借款时,白云公司本身是有1389万余元的理财资金的。“为什么自己的母公司不借给子公司,而是要向私有的广田公司借钱呢?类似这样下属公司不向老子借钱,要向广田或者新雨田借钱的情况屡次发生。而且经常还不了,于是拿地块等资产来抵债,其中资产评估中的猫腻是不言而喻的。”公诉人说。  文/记者刘晓星 通讯员龚德家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