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揭秘环保官员腐败手法:环保审批成权钱交易
  • 发布时间:2018-09-16 17:20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随着近年来环境治理力度不断加大,行政地位、执法权力持续提高的环保部门“腐败高发”的现象引人注目。

      据安徽省人民检察院通报,2013年安徽省立案侦查环保资金申报、环境影响评价、环境监察执法等环节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33人,其中厅级干部1人、处级干部20人、区县环保局局长8人。

      实际上,随着近年来环境治理力度不断加大,行政地位、执法权力持续提高的环保部门“腐败高发”的现象引人注目。

      腐败手法之一: 边执法检查边收钱

      1969年出生的魏继伯,硕士研究生毕业,2008年11月被任命为安徽省环境保护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2009年2月起负责工业环境监察与环境事件调查,分管监察稽查室。

      2012年5月,魏继伯被免去副局长职务,成为省环境保护厅环境监察局正处级调研员,负责全省环境应急与事故的调查处理工作,指导、协调地方政府对突发环境事件的应急、预警工作,参与重大环境污染纠纷的协调、处理工作。

      自从掌握环境监察执法权后,魏继伯成了一些违法企业的“攻关对象”。

      2009年6月初,省环境保护局到萧县林平纸业有限公司进行环境执法检查,由魏继伯带队。检查中发现该公司污水处理存在问题,决定罚款6万元。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交过罚款后,为了拉近与魏继伯的关系,专程到合肥约魏继伯见面。魏继伯让他到一间咖啡厅等候。见面后,李某送给魏继伯2万元,言辞恳切地请求魏继伯今后对公司多多关照。

      同年12月,魏继伯陪同相关部门到该公司检查,发现仍然有污水向外排放,当时认定为偷排污水。后来,魏继伯派人到现场进行查看,核定该公司系正在基建,偷排污水问题不了了之。

      为了感谢魏继伯的及时关照,李某于2010年到2012年春节、中秋节五个节日,都送给魏继伯1万元钱。魏继伯先后收受李某7万元。

      从2009年至2013年1月,在环境执法检查过程中,魏继伯收受萧县林平纸业有限公司、安徽金玉米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等29家企业所送人民币135.9万元,购物卡10.5万元、美元3000元。

      2013年12月,灵璧县人民法院判处魏继伯有期徒刑十一年。

      腐败手法之二:

      专项治理“向钱看”

      2011年1月,因怀宁博瑞电源公司超标铅排放,周边出现百名儿童血铅超标事件。生产蓄电池极板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未通过环保验收,超时违规试生产,是造成此次血铅超标事件的主要原因。

      这起事件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安徽省环保厅在全省开展铅酸蓄电池企业环境问题大排查,对存在环境安全隐患的企业,一律停产整改。

      明光长兴电源公司等8家企业存在不同程度的环境污染违法问题,有的被停产整顿,有的被责令限期整改。

      这些企业经营者得知魏继伯负责整改验收,便通过各种关系找到魏继伯,一边送上钱物,一边请求魏继伯对企业尽快通过验收、重新生产予以关照。省环保厅的办公室、楼梯口、地下车库等,都成为魏继伯收钱的地方,先后收受8家企业合计41.5万元、美元3000元、购物卡8.6万元。

      更恶劣的是,当有的地方环保局对当地严重污染环境的企业做出停产等处罚决定后,魏继伯作为省环保厅部门主管负责人,不仅不支持,反而利用职权进行干预。

      2010年下半年,安徽省环境保护厅进行执法检查时,发现安徽文金制革有限公司存在污水设施运行不正常等环境污染问题,便要求宿州市环境保护局责令该企业停产整顿,并建议当地政府对照产业政策要求,对该企业作出是否关闭的决定。

      2011年2月,宿州市环境保护局下文责令该公司停产整顿。

      该公司按照要求进行了整改后,打报告向市环保局申请恢复生产。市局不同意,坚持要关闭企业。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汤某打听到省环保厅分管执法检查的是魏继伯,便通过熟人联系上魏继伯。在省环保厅三楼吃过饭后,汤某尾随到环保厅楼下停车场,送给魏继伯5万元钱。

      收钱之后,魏继伯不仅没有向当地相关部门追究该企业污染环境之事,还出面给宿州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打招呼。宿州市环境保护局没有关闭这家企业,于同年4月下文同意该公司恢复生产。

      腐败手法之三:

      环保审批成权钱交易

      2013年3月26日,紧随魏继伯被检察机关揪出来的,还有安徽省环境保护厅污染防治处正处级调研员汪国良。

      1965年出生的汪国良,也是硕士文凭。2005年起任安徽省环保厅规划财务处(原省环境保护局规划财务处)副调研员、 2008年7月任该处副处长,从事环保规划与投资工作,后分管该工作,具体管理和承办对环保项目的申报和审批等;2011年8月调任省环保厅污染防治处副处长,2012年2月任该处调研员,主要从事清洁生产审核等工作。

      2007年,安特食品公司向省环保厅申报了酒糟水治理项目,后获批得到补贴资金1066万元;2010年,向省环保厅申报了污水深度治理项目,获批并得到国家补贴资金180多万元;2011年,向省环保厅申报污水脱氮处理项目,获批得到补贴资金40万元。

      汪国良在省环保厅是负责环保项目的前期审查、组织专家评审,为表示感谢并和汪国良搞好关系,从2008年到2012年春节期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谢某给汪国良共送了7万元。

      2011年下半年,汪国良调到污控处后对谢某说:“我现在负责企业的清洁生产审核,企业要想上市,没有通过清洁生产审核的,就不能上市。”言下之意不明而喻。2012年春节,谢某又给汪国良送了1万元,就是想和汪国良继续搞好关系,为他们公司能通过清洁生产审核及公司上市做准备。

      从2007年至2013年春节,汪国良利用从事各类环保资金项目管理等工作之便,收受省内38个企业或单位、个人所送的财物价值共计102.45万元,并为送钱者审批各种项目,发放补贴资金。

      官商利益结盟

      上下串通一气

      环保系统腐败窝案暴露出,在一些地方环保腐败已呈“完整利益链条”之势,部分环保官员与企业勾结,向治污、排污等环节伸手,产生“携手腐败”现象。

      治污企业可以获得一定的财政资金支持。为了争取到资金,有的企业一边跑项目,一边向环保系统官员行贿。一些县市的环保局官员收了企业的贿赂后,帮助企业或项目实施单位提供虚假信息、编造虚假资料违规申请,并伙同企业老板一起到省环保厅行贿。

      掌握项目审批实权的汪国良成了行贿对象。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